武侠时代的皇帝修炼日记 第四十三节 惊魅

武侠时代的皇帝修炼日记

/

人瘦凋猪颜

    大慈恩寺是释迦道统所在,当年佛祖入灭之前预言其法门当大兴于震旦国土,遂有大弟子摩诃迦叶带佛骨顶首舍利及贝叶经的秘宝前往中原弘法,并在长安城创立大慈恩寺。

    而后大慈恩寺历经千年岁月,一直都是释教魁首,却在大虞龙兴的鼎革之际站队错误,被大虞太祖满门诛灭。

    改朝换代,天下鼎革。

    在这个时候选择成为新王朝的敌人可谓不智,然而大慈恩寺灭亡的真正因由在江湖中却没有几个人知道。

    剑宗便是其中之一。

    “大和尚万缘放下,何必执着于百多年前的爱恨情仇。”

    万恒一边闻言心头狂跳,他这才知道自己所对敌的乃是当年叱咤风云天下第一宗门的孑遗种子。

    只是刚才同自己交手的两人,那眼耳鼻舌被人尽数挖去的高手一出手就是武当正宗的气度,而另一昆仑奴则展现出了少林的暗杀绝技。

    大慈恩寺侏儒、少林昆仑奴、武当刑余之人这样的组合让万恒觉得自己似乎牵扯到了什么不该深入的风波之中。

    “我执坚固,早已悖逆佛法,沦为魔子魔孙了。”

    侏儒双手合十隐隐带着一股高僧大德的风范。

    “剑宗与我等并无夙怨新仇,为何侵门踏户,惊扰这荒丘古坟呢?”

    岳顾寒哑然失笑。

    荒丘是荒丘,古坟之中却埋的一群鬼蜮心肠。

    “我此来是来找一个答案。”

    “剑宗想知道什么?”

    “最近经历了一点事情,所以我在想一个人死了是不是就意味着真正的活着。”

    “贫僧听不懂。”

    侏儒低下头缓缓克制自己脑海之中的念头,剑宗所提及的正是他们这一系最大的秘密。

    “怀海那个贼秃,他到底是怎么一种死法?”

    果然,还是叫这个匹夫察觉出了端倪。

    侏儒修行明王杀禅已久,其形虽恶但是一颗禅心早已经是晶莹剔透,他赶紧压住了翻江倒海一样的念头。

    “剑宗,门主已经圆寂,其境界高渺不可问,这些您都是清楚的,现在又说这些没有什么意思。”

    万恒手中握紧长剑,敏锐的剑客已经察觉伴随着师尊的疑问,对面的三人之间正在酝酿着一种奇怪的气氛。

    半是怖畏,半是紧张,还有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

    “越是高渺不可问便越有意思。”岳顾寒双手背后,剑宗即便手中无剑,整个人所散发的威压也不是那三人所能直视。

    剑宗没有出手,但是那一股凝而未发的剑意却足够让前面的三人心生警兆。

    他们所面对的是当世第一的强者,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仔细思量。

    当中的侏儒,本身应当是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汉,因为强练大慈恩寺绝学“明王杀禅法”,所以骨骼筋肉全数紧缩变得坚如钢铁,副作用就是要变成现在这么一个模样。

    那个眼耳鼻舌尽数被挖去的铁面怪人,虽然招法之间尽显武当宗风,但是跟脚也落在大慈恩寺身上。

    他所经受的酷刑其实是大慈恩寺当年修炼禅功的一种外道练法“四绝菩提”,这一路功法的妙处就在于可以让修炼者深受酷刑之后武功大进,其中所蕴含的独特武道法理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至于那个精通少林暗杀拳的昆仑奴,岳顾寒之前也有所了解,少林与大慈恩寺之间隐隐有些联系,今日到底还是坐实了一些事实。

    若是《易筋经》《洗髓经》之类的宗门根本绝技外传,或许还能有什么无心之失,对头有意偷学的可能。

    但是暗杀拳术乃是法信和尚与其师兄弟初创,即便是少林高层之中擅长之人也并不多,眼前这昆仑奴拳术如此纯熟,必然是少林一伙的同路人。

    “咱这次给无铭那厮打了个冷不防,有个好心朋友放出了咱的死讯,不知道大和尚有没有给咱念几句往生咒。”

    岳顾寒双手背后,右脚轻轻向前踏出一步,这一步便骇得中间的侏儒一身冷汗。

    他们三人在江湖上可谓超一流高手,但是面对剑宗只怕也全都白给。

    “所以说死真的是一件好事,死了也便没什么忧愁烦恼。”

    岳顾寒眼中精光闪过:“我听老道们说你们佛门都是修行的逃禅之法,所以便问一句,百丈怀海前辈到底是真的死了,陷入冥冥不可说的涅槃境界,还是借死之名,悄悄溜之大吉……”

    江湖之中,三圣并称,不过江湖人只知道圣神龙见首不见尾,儒圣隐世不出,释圣缥缈无踪。

    在这层表象之内,则少有人知道当年大慈恩寺灭亡时释圣前后奔走,为宗门延续最终被道圣打得肉身崩碎,可谓死得通透。

    但是按照许多人的说法,这位释圣并没有死去,而是进入了一种涅槃的玄妙境界之内,能够以心灵同其他高手相通,除此之外再无影响尘世的手段。

    剑宗看来,释圣的生死行踪就这样被三重流言所包裹,所谓的真实也被光怪陆离的虚假所包围。

    对于释圣的生死,岳顾寒有一个最基本的判断。

    我做不到的,别人也做不到。

    剑宗对所谓“涅槃”想不明白猜不透,自问根本无法理解,因此就有了一个最暴力的判断。

    不存在涅槃,释圣未死。

    这个念头一直都藏在岳顾寒心中,至于皇帝同释圣之间的那些互动,释圣那些有意的提点,都加深了岳顾寒的怀疑。

    一个涅槃的佛子如此跳脱,实在是让人觉得可疑。

    在同道圣一战之后更加坚定了剑宗的决心。

    不管释圣是什么状态,即便是已经埋在地里变成了灰,都一定要把他挖出来。

    现在剑宗心中积攒了太多疑问,他决心找到释圣,因为释圣或许是最接近解答他心中答案的人。

    “宗主已经入灭,剑宗若是相见宗主不如勤修佛法,以剑宗的天资很快便能……”

    侏儒犹自在那里念念叨叨,岳顾寒早已不耐,剑宗一步迈出,右手握拳向前探去,一道刚猛无俦的剑气刺破暗夜席卷而来。

    虽然双手握拳,然而却是最刚猛的剑招。

    “废话太多了。”

    岳顾寒一步向前,侏儒一声怪笑,三道身影化作疾电,向三个不同方向散去,竟然连一点抵抗之心都无,三名江湖超一流高手面对剑宗直接呈鸟兽星散。

    “回来。”

    剑宗右手化拳为掌,凌空一挥,三道强绝剑气后发而先至,电光火石般直接封死了三人前路。

    昆仑奴收不住身子,双臂一不留神探入剑气之中,登时被纵横肆虐的剑气割出无数伤口,发出困兽一般的嗥叫。
久久小说网 | ▲ 返回顶部 ▲